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苍穹无垠

人生三条路:走自己的路、前方必有路、不走回头路

 
 
 

日志

 
 
关于我

平凡的人生经历,挫折的生活历程,多彩的人生体验,思想在穿越时空,寻找生命的同伴和知音。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黎阳:“公知”阶级是国之巨贼、民之大害(五)——文人猖獗之后必是异族征服  

2017-04-04 06:27:01|  分类: 社会民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时间:2017-03-31 来源: 察网
  • 作者: 黎阳


一千年、六个朝代、三次历史大回合、外加不知多少生命财产损失的历史事实反复证明了一条铁规律:文人猖狂国家必亡。文人猖獗之后必是异族入侵、异族杀戮、异族征服、异族奴役。


“公知”阶级是国之巨贼、民之大害(五)——文人猖獗之后必是异族征服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文人猖狂国家必亡。文人猖獗之后必是异族征服。

这绝非信口开河耸人听闻,而是历史事实,一而再、再而三重复的历史事实。

中国自宋代起文人猖獗——程朱理学横行无忌,孔孟之道完全彻底;文人获得绝对软权力——独霸“道统”、垄断绝对话语权、绝对批判权和真理解释权;文人获得绝对硬权力——“学而优则仕”+“偃武修文”。

历史结果:

北宋文人猖獗——之后被女真族征服(金);

南宋文人猖獗——之后被蒙古族征服(元);

明朝文人猖獗——之后被女真族征服(清)。

每一次异族征服无不伴随着大灾难、大破坏、历史大倒退、文明大倒退、人口大灭杀——靖康之乱死人无算;元朝蒙古军队的入侵屠杀使中国丧失人口7000多万,损失率高达91%;满清在辽东“杀穷鬼”、“杀富户”杀人300多万,“扬州十日”杀人80万、“嘉定三屠”杀人50万,江阴一县杀人17万人……

一千年、六个朝代、三次历史大回合(从汉族的角度看是三次)、外加不知多少生命财产损失的历史事实反复证明了一条铁规律:文人猖狂国家必亡。文人猖獗之后必是异族入侵、异族杀戮、异族征服、异族奴役。

一千年、六个朝代、三次历史大回合、外加不知多少生命财产损失的历史事实不但证明“文人猖狂国家必亡”、“文人猖獗之后必是异族征服”,而且证明“文人猖獗必导致社会发展停滞倒退”:

——自宋之后、新中国之前,中国再无“四大发明”那个级别的发明创造,再无老子、墨子、庄子、孙子、荀子、孔子那个级别的思想家,再无都江堰、郑国渠、灵渠、长城、大运河那个级别的的伟大建筑——老子、墨子、庄子、孙子、荀子、孔子全部出现在宋朝之前;都江堰、郑国渠、灵渠、长城、大运河等全部诞生于宋朝之前;中国古代“四大发明”有三个发生在宋朝之前,只有一个“活字印刷术”发生在程朱理学刚开始嚣张、还没有来得及全面渗透巩固泛滥成灾的北宋。明代郑和出海地图资料销毁被刘大夏为代表的文人“公知”集团私自销毁,中国的对外开放和科技进步一再遭到破坏,中国错过了工业革命和全球贸易的历史机遇,错过了发展资本主义的历史时机。从此中国一路下坡,越来越落后,挨打不断,几乎灭绝。

——自宋开始,中国历史上最不光彩的残害妇女的陋习——“三从四德”、妇女裹小脚等大规模泛滥,此后代代不衰,直到被毛泽东建立的新中国消灭。

……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在历史事实面前,尤其在由这一千年、六个朝代、三次大回合、无数鲜血生命财产凝聚而成的历史事实面前,任何语言都苍白无力,任何辩解都是废话,任何掩饰都是徒劳。

为什么?为什么文人猖狂国家必亡?为什么文人猖獗之后必是异族奴役?

道理很简单:只要文人猖獗,文人四大核心实质性特征就必然导致如此结果。

文人四大核心实质性特征是什么?

1.只有精神产品

只解释世界,不改变世界;只有精神产品,没有物质产品;只跟主观世界打交道,不跟客观世界打交道;只有主观,没有客观;只有言,没有行;只有虚,没有实。

2.只对内不对外

客观世界的规律放之四海而皆准,因此一切跟客观世界打交道的行业——工人、农民、军人、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医护人员等的努力和成果都是“内外双修”,可以对内,也可以对外;唯独只跟主观世界打交道的文人的努力和成果只对内不对外——只要由中文构成,不管是政治、经济、法律、哲学、历史、文学……一概都是为了对内用于中国人,至少本来目标是对内用于中国人。文人永远“耗子扛枪——窝里横”,永远只能在中国人面前神气活现,一对外马上要变成泄了气的皮球。

3.没有客观是非标准

因为只跟主观世界打交道、不跟客观世界打交道,文人世界没有客观一致又迅速简便的是非检验标准。单靠主观夸张定不出是非——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凡事能找到说得出的理由就必能找到说得出的反驳。文人的一切都可以唇枪舌剑没完没了地扯皮争议,是非对错可以几千年都争论不完。

4.没有制约天敌

文人说是个群体,实际全以个体状态存在,没有明确的制约对立面。其他阶级、阶层、行业都能体现出对立统一: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工人对资本家,农民对地主,百姓对官府,军人对平民或军人对官府……唯独文人没有明确的制约对立面——找不出一个跟文人群体属于对立统一关系的阶级阶层或行业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表面上似乎只有文人能制约文人,但实际上“文人相轻”,内心里谁也制约不了谁。因此文人实际是无制约的——物质上肉体上有制约,精神上思想上无制约。从这个角度说,文人无制约天敌。

既然没有客观是非标准、没有制约天敌,那文人的精神产品就什么情况都可能有——有可能有建设性的,也可能有只有破坏性的。

“墨菲定律”有一条:

【“如果坏事情有可能发生,不管这种可能性多么小,它总会发生,并引起最大可能的损失”—— “只要可能出问题,那就迟早一定会出”。】

根据“墨菲定律”,既然文人的精神产品可能有只有破坏性的,那不管这种可能性多么小,它总会出现,并引起最大可能的损失。

“公知”制造的正是这种只有破坏性的东西(只是“公知”不叫“破坏”而美其名曰“批评”。但不管名称叫什么,实际都一样:只有负面,专门否定一切,毁灭一切):“真知识分子应该敢于批评人民”(人大张鸣)、“知识分子一定是批判的”、“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一定是批评的,如果他不批评他就不要做知识分子。知识分子的定义就是一群永远在批判现实的人”(许小年)、“进行批评是知识分子的义务”(王晓阳)、“知识分子就是以批评为己任”、“知识分子最重要的价值就是批判”、“知识分子应该代表社会的良知、通过批评社会而传播着自己心底的理想与原则”、“知识分子的一个基本职能就是批判现实,通过批判现实推动社会的进步”、“知识分子是文化的创造者与传播者,是社会的批评者”……(这种专司负面、专职“批评”的人被鲁迅称为专门用鞭子打人的奴隶总管和社会白蚂蚁:“有一个工头在背后用鞭子打我,无论我怎样起劲的做,也是打”、“抓到一面旗帜,就自以为出人头地,摆出奴隶总管的架子,以鸣鞭为唯一的业绩——是无药可医,于中国也不但毫无用处,而且还有害处的”、“我看中国有许多智识分子,嘴里用各种学说和道理,来粉饰自己的行为,其实却只顾自己一个的便利和舒服,凡有被他遇见的,都用作生活的材料,一路吃过去,像白蚁一样,而遗留下来的,却只是一条排泄的粪。社会上这样的东西一多,社会是要糟的。”)

既然只对内不对外,那“公知”制造的这种只有破坏性的东西就只在中国有。

文人猖獗,意味着“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意味着软权力(话语权+批判权+真理解释权)和硬权力(学而优则仕+偃武修文)都掌握在文人手中。

文人猖獗,“公知”制造的这种只有破坏性的东西必水涨船高。一旦数量强度密度超过临界点,就要量变引起质变, “没有制约天敌”的特性就要充分发挥出来主宰一切,链式反应就要启动,恶性循环就不可避免,这些只有破坏性的东西就不可能不在国内无限扩张,无限泛滥。

只存在于内部、只有破坏性、没有制约天敌、无限扩张、无限泛滥——这是什么?

作用于人体的,是艾滋病毒——专门存在于人体内,专门破坏,专门攻击人的免疫系统,没有制约天敌,无限扩张,无限泛滥。最终结果:人体抵抗力丧失殆尽,身躯再庞大、以前再强健也变得虚弱不堪,很小很弱的外来病菌都能让人丧命。

作用于中国的,是“精神艾滋病毒”、“社会艾滋病毒”——专门存在于中国国内,专门破坏,专门攻击中国人的精神免疫系统,没有制约天敌,无限扩张,无限泛滥。最终结果:中国人的精神免疫系统崩溃,精神抵抗力丧失,毫无斗志,国家再庞大、以前再强盛也变得虚弱不堪,很小很弱的外来侵略者都能让国家灭亡。

北宋以来的千年历史一再证明中国社会一直患“精神艾滋病”、“社会艾滋病”——不管哪个朝代,不管开国时多有生命力,在文人猖獗带来的“精神艾滋病毒”、“社会艾滋病毒”潜移默化无声无息的毁灭侵蚀下,维系社会生存发展自卫所必需的精神防御体、一切积极正面因素——正气、骨气、朝气、豪气、勇气、胆气、灵气、傲气、锐气、英气、阳刚之气、杀伐决断之气、血性、诚信、凝聚、和气、协同、全局观念……最后都被一扫而光,只剩下暮气、死气、娇气、骄气、嗲气、阴阳怪气、刁声浪气、流里流气……结果就是中国人的精神防御能力彻底丧失崩溃,国家虽大、虽貌似强盛繁华,实际虚弱不堪,毫无斗志,毫无战斗力,连远远比自己小、比自己穷、比自己落后的外来侵略者都抵挡不住,一再挨打,任人欺侮:

——宋朝文人全面压倒武将,秦桧压倒岳飞(“高俅”陷害“林冲”)。当时经济实力世界第一、独霸火药火器、武器先进程度世界第一、军队数量世界第一、科技文化世界第一、代表“先进文明”、“先进生产力”的宋朝被各方面都远远落后于己的辽、金、蒙古轮流欺负得抬不起头来,一代又一代靠割地赔款混日子苟且偷生,“大宋”=“大送”,最终灭亡:“自宋以来,我们终于只有天灵盖而已”。

——明朝中叶,四十余名倭寇就能从浙江平湖入境横扫江南横冲直撞烧杀抢掠一个多月,杀死砍伤平民士兵达三千余人,十几万江南驻军束手无策,竟让倭寇打到南京城下。

——明末“扬州十日”,史载:只要遇见一个满族士兵,“南人不论多寡,皆垂首匍伏,引颈受刀,无一敢逃者”。一个清兵,遇见数十名青壮男子,清兵横刀一呼:“蛮子来!蛮子来!”这些人皆战战兢兢,无一敢动。这个清兵押着这些人(无捆绑)去杀人场,没有一人敢反抗,甚至没有一人敢跑。到刑场后,清兵喝令:“跪!”呼啦啦全部跪倒,任其屠杀。

(注:明末时如此,抗日战争时同样如此:中国一个县的人就能被几个日本兵吓得全部逃跑而不敢抵抗;南京大屠杀中上千中国战俘就能被几个日军押着上刑场而不敢反抗……时代不同,症状一样:精神防御体系彻底崩溃,斗志完全丧失,甚至明知是死也不敢反抗,任人宰割——这正是“精神艾滋病”的症状和恶果。可见古今一理。)

——1840年,英国只用了一万五千兵力和48艘战舰就把拥有几亿人口、几千年文明史、诞生过《孙子兵法》的中国的军队打得落花流水,签订了《南京条约》,打开了中国的大门。

(注:就在几乎与鸦片战争同时的1839年,英国入侵阿富汗;3万装备现代化的英军跟1.5万装备落后的阿富汗军队打了3年,结果大败而归。此后英国一再侵略中国,战无不胜;一再侵入阿富汗,战无不败。1879年,使用原始镖枪、牛皮盾牌和长矛的南非祖鲁军在伊散德尔瓦纳战役把当时世界上最训练有素、装备最好的英军杀了个全军覆没:1700名英军全部阵亡,祖鲁人伤亡3000多人——这发生在第一次鸦片战争30年后、第二次鸦片战争19年之后(也就是说满清几万骑兵在北京八里桥被英法联军打得一败涂地的19年之后)。要说当时中国落后,那南非祖鲁人和阿富汗人更落后;要说当时中国条件差,那南非祖鲁人和阿富汗人条件更差——中国至少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产生过《孙子兵法》等先进军事理论,而南非祖鲁人和阿富汗人呢?为什么同一时期面对同一个英国军队的侵略,比中国更落后更弱小的国家能做到的事中国做不到?道理很简单:南非祖鲁人和阿富汗人没有患“精神艾滋病”——没有尊孔,没有科举,没有“学而优则仕”,没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没有文人猖獗……虽然国小民贫,但精神防御体系尚在,斗志没垮,面对强敌侵略敢打敢拼能前赴后继持久抵抗。而幅员大得多、人口多得多、实力大得多的中国人的精神防御体系被中国文人的特产——“精神艾滋病毒”消灭了,毫无斗志,毫无抵抗力,一打就垮——由此可见“公知”阶级这“精神艾滋病毒”的厉害。)

——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两万五千人,长驱直入北京,杀人放火,将圆明园付之一炬。以如此小的兵力顷驾于大国首都,堪称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1900年,八国联军18811人十天之内攻陷北京,而北京一带十五六万清军、五六十万义和团竟束手无策。

——九一八事变,关东军一万九,东北军十九万,中国三天丢掉奉天(沈阳),一周丢掉辽宁,两个多月东三省沦陷。

——七七事变日本华北驻屯军八千四,宋哲元二十九军十万,一个月华北沦陷。

……

鲁迅说:

【“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战具比我们精利的欧美人,战具未必比我们精利的匈奴蒙古满洲人,都如入无人之境。‘土崩瓦解’这四个字,真是形容得有自知之明。”】

这一切决非如“公知”所说,是因为中国人劣等文化劣等民族,而是因为“公知”阶级制造的“精神艾滋病”——抗美援朝时,尤其是第一次第二次战役时,中国与美军的装备差距比鸦片战争时、甲午战争时、八国联军时、抗日战争时中国与对手的差距大得多,美军却硬被从鸭绿江边赶回了三八线,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再拱不回去,最后不得不与中国讲和,从而创造了一个美国历史记录和“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历史上没有签订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顺便还让美国军事历史学家得出结论:“共产党中国已成为一个可怕的对手。它再也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那个软弱无能的国家了”——同样是中国人,同样处于装备落后状态,为什么突然就从“软弱无能的国家”变成了“可怕的对手”?一个的精神防御体系处于被“精神艾滋病毒”摧毁状态而一个没有。根本区别就在于此。就是这个区别造成了“软弱无能”与“可怕对手”的天差地别。

(历史上征服中国的异族都没有“精神艾滋病”,所以能征服患有“精神艾滋病”的中国。旦入主中原后却跟着学尊孔搞文人猖獗,结果就染上了“精神艾滋病”,就逃不掉被“精神艾滋病”搞垮的命运。)

“文人猖獗之后必是异族征服”这一规律不仅在古代起作用,在今天同样起作用——客观现实中无数活生生的事例证明今日中国社会:

第一,文人猖獗——文凭主义横行,“人文类学者型官员”发迹,文人攫夺了相当多的软权力(话语权+批判权+真理解释权)和硬权力(学而优则仕+偃武修文)。

第二,“公知”阶级这“精神艾滋病毒”、“社会艾滋病毒”已成气候,正在行动——系统地、全面地、彻底地攻击摧毁中国人的精神防御体系,客观上、事实上正在为下一次异族征服创造条件(见附录)。

第三,中国人的精神防御体系已经遭到“公知”阶级这“精神艾滋病毒”、“社会艾滋病毒”的严重摧残破坏。例如:

——毛泽东时代如果遇到坏人坏事逃跑或袖手旁观,党员开除党籍,团员开除团籍——“丧失立场”、“丧失斗争性”。结果:犯罪分子往往一露头就被群众当场制服扭送公安部门;社会恶性刑事案件十分罕见。如今这些正气、斗争性已全部被“公知”阶级用“极左”、“民粹”、“外行无权判断合法非法”、“私人无权代表法律执法”、“关爱生命”、“不能让普通人以身犯险”、“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等冠冕堂皇彻底否定。结果:见义勇为风气不再,罪犯犯罪无人敢管——昆明3.1.恐怖袭击,罪犯才8人就让在场的成百上千人仓皇逃命,想都不敢想反抗。在被警方控制之前那么短时间,8个罪犯仅用原始的刀具就杀死平民31人、砍伤141人——令人想起“扬州十日”时几百壮汉不敢反抗一个满洲士兵、南京大屠杀时几千战俘不敢反抗几个日本兵等不堪回首的历史阴霾。说是“关爱生命”,“关爱”得警察平均至少每天牺牲一人仍止不住黑社会横行、犯罪分子猖狂、恶性犯罪层出不穷——“正气”、“斗争性”、“见义勇为”等这些中国人精神防御体系中的重要元素就这样被“公知”阶级这“精神艾滋病毒”、“社会艾滋病毒”摧毁了。

——“救死扶伤”、“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等中国人精神防御体系中的重要元素被“公知”阶级用一个彭宇案就摧毁了。

——“忠于职守”、“坚守岗位”等中国人精神防御体系中的重要元素被“公知”阶级用一个范跑跑就摧毁得差不多了。

——“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勤俭建国”、“艰苦奋斗”等中国人精神防御体系中的重要元素已被“公知”阶级用“国际接轨”、“融入世界”、“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市场换技术”、“穷证明没本事”等“精神艾滋病毒”摧毁得差不多了。

——附录中列举的中国人精神防御体系中的种种重要元素无不正在遭到“公知”阶级的摧毁。“公知”阶级虽然尚未完全得逞,但从未甘心,更不放弃,一直在变本加厉。

——“公知”阶级干上述勾当时用的名义不重要,理由不重要,重要的是效果——效果就是上述中国人精神防御体系所必需的各种元素在“公知”阶级的种种义正词严理直气壮中不知不觉地瓦解了,消失了。这就够了。翻翻历史,北宋、南宋、明代的那些文人当年哪个不是理直气壮义正词严?结果呢?社会的精神防御体系完全崩溃,抵抗意志社会凝聚荡然无存,在外来侵略面前土崩瓦解,最终是异族征服。这才是这些“理直气壮”、“义正词严”的真正效果,历史性效果。充分显现这些效果,一年不够,十年不够,在慢节奏的古代农耕社会甚至百年都不够,而是百年以上,甚至两百到三百年;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也至少需要几十年。(不过根据三十年来已经看到的端倪,不难判断照此下去,几十年后历史性效果将会是什么。)

艾滋病毒没有制约天敌,所以在人体内横行无忌;“公知”阶级没有制约天敌,所以在中国社会中横行无忌——“公知”阶级用“文凭主义”、“劳动不创造财富”等把工农踩在脚下;用“工程师都是造机器的,造机器的怎么能够治理好国家?”、“工匠式技术思维”、“所有的学科,学的都是一门手艺”、“学文科的社会管理人员走上前台”等把科学家、工程师和工程技术人员踩在脚下;正在用“法指挥枪”、“军队国家化”等把军人踩在脚下;正在用“法律人应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等把其他所有人都踩在脚下;正在用“宪政民主”、“从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一人一票”、“政党轮替”等把共产党踩在脚下。“公知阶级”用“改革代价”、“优胜劣汰”、“弱肉强食”、“贫富分化天然合理”、“优化组合”、“末位淘汰”、“对待刁民不能手软”等把工农整得死去活来;用“猎鹰计划”、 “军人干政”、“激发战争狂热”、“逃兵嫌疑”等把军人整得死去活来;用煽动仇警风潮把警察整得死去活来;用房地产狂热、金融风暴、医疗产业化、教育产业化等把所有老百姓都整得死去活来……到处树敌,到处骂人,到处整人,到处坑人;举国上下所有群体所有人,没有“公知”阶级不骂不整不坑的。骂了你,整了你,坑惨了你,还不负任何责任——利用7.23动车事故煽起疯狂的反高铁狂潮,致使高铁在建的全部下马,已建的全部减速,损失不知多少亿;鼓吹“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导致中国在“两房”债劵损失了几千亿;一篇“毒苹果”的不实报道,让烟台果农吃足了苦头,损失无法计算……“公知”阶级干了这些缺德事,何曾遭到过追究?更不用说惩处赔偿了——谁敢,谁就是“极左”、“迫害知识分子”、“对抗改革”……这就决定“公知”阶级可以整任何人,任何人都无法反抗——艾滋病毒没有制约天敌,无论给人体造成多大损害也不会受到任何实质性惩罚;“公知”阶级这“精神艾滋病毒”、“社会艾滋病毒”没有制约天敌,无论给国家给社会给其他阶层群体造成多大损害也不会受到任何实质性惩罚。

(这也可以看成当代版的“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公知”阶级高于任何人,可以肆意整任何人,任何人都拿“公知”阶级没办法——你顶多侥幸躲过了这次。但下次呢?再下次呢?人家这次没整垮你,但也没有任何损失,更谈不上伤筋动骨,顶多是这次没得手,下次再找机会而已。)

“没有制约天敌、不受任何实质性惩罚”决定“公知”阶级这“精神艾滋病毒”、“社会艾滋病毒”彻底摧毁中国人的精神防御体系只是时间问题——反正主动权在手,只打人不挨打,只赚不赔,这次不行有下次,这招不行另有招,总有奏效之日。这种局面如无迅速的根本性的扭转,中国人的精神防御体系被彻底摧毁、全面崩溃只是时间问题。那时就不是简单地重演北宋、南宋、明朝被异族征服的历史,而将是中华民族的灭顶之灾——世界连成一气的现代不同于世界相互孤立隔绝的古代,中国内外到处是虎视眈眈。只要中国人的精神防御体系崩溃瓦解,休想别人会给你东山再起的机会,非一拥而上把中国撕成碎片不可,非斩草除根把中华民族彻底灭绝不可。

“公知”阶级这“精神艾滋病毒”、“社会艾滋病毒”的克星只有一个:毛泽东。

粗粗回顾,毛泽东制服“精神艾滋病毒”、“社会艾滋病毒”的关键招数有四:

1.避免文人猖獗

——绝对话语权、绝对批判权?——“党是领导一切的”。

——真理解释权?——“实践出真知”。

——学而优则仕?——“从有实践经验的工农兵中选拔干部”。

——偃武修文?——“全国学解放军”。

2.划下道来

没有客观是非判断标准?我给立出来:用“香花毒草六条判断标准”划出不可逾越的三八线,你敢越界我就敢“反右”——不搞没完没了的扯皮争论,而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黄蜂歇在乌龟背,你敢伸头我敢锥”,老实不客气。

3.树立对立面

没制约天敌?我给造出来——“搀沙子”、“工农兵参与管理”、“工农兵参与上层建筑机构改革”、“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工宣队”……

4.釜底抽薪

“知识分子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知识分子工农化,工农群众知识化”、“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相结合”、“工农兵学哲学”、“把哲学从哲学家的课堂里解放出来,变成改造世界的武器”、“五七道路,消除城乡差别、工农差别、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差别”……从根本上消除文人只有精神产品、只对内不对外的特殊情况。

毛泽东结束了 “公知”阶级无天敌的历史,成了“精神艾滋病”、“社会艾滋病”的天敌。这就是“公知”阶级对毛泽东恨入骨髓、以十倍的仇恨、百倍的疯狂无孔不入妖魔化毛泽东的真正原因。

中国要跳出“文人猖獗之后必是异族征服”的历史怪圈,要避免“精神艾滋病”必然造成的灭顶之灾,只有一个选择——毛泽东。

是一小撮“公知”的得意忘形要紧,还是十几亿中国人的生存要紧?历史将迫使每个中国人做出选择,时间早晚而已。

================================


                                                                   2017.3.31.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expose/201703/35150.html




黎阳:关于新中国——明白人说的明白话

黎阳:吴建民与赛金花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